綜合新聞

【大吉網(wǎng)】蹲點(diǎn)筆記|“無(wú)人農場(chǎng)”之秋

文章來(lái)源:東北地理與農業(yè)生態(tài)研究所    |    發(fā)布時(shí)間:2023-10-15    |    【放大】 【縮小】  |  【打印】 【關(guān)閉

  田疇似錦,沃野生金。

  自從見(jiàn)識了“無(wú)人農場(chǎng)”春天的無(wú)人播種,夏天的田間管理,我們就一直期待著(zhù)它的秋收,那將會(huì )是怎樣的一番景象呢?按照約定,滿(mǎn)懷期待,10月13日一大早,我們出發(fā)前往中國科學(xué)院“黑土糧倉”科技會(huì )戰長(cháng)春示范區公主嶺示范基地的“無(wú)人農場(chǎng)”。

  天高云淡,金黃的樹(shù)葉在風(fēng)中沙沙作響,路旁的玉米地里不時(shí)可見(jiàn)農民跟著(zhù)機械忙碌的身影。

  走進(jìn)“無(wú)人農場(chǎng)”,兩個(gè)月的光景,夏天那片綠油油的玉米地已然換了新衣,淡黃色的玉米稈上一穗穗顆粒飽滿(mǎn)的玉米閃著(zhù)金光。兩輛無(wú)人駕駛的收割機伴著(zhù)隆隆的轟鳴聲,正在進(jìn)行收獲作業(yè)??吹轿覀?,中國科學(xué)院東北地理與農業(yè)生態(tài)研究所高級工程師陳國雙從地里大步走了過(guò)來(lái),曬得黝黑的臉上滿(mǎn)是喜悅:“今年的玉米長(cháng)得特別好!”

  隨著(zhù)收割機行進(jìn)的步伐,一行行玉米頃刻之間被“吃”進(jìn)去,絞碎的秸稈再“吐”向大地。前進(jìn)、轉彎、倒退、繼續前進(jìn),一系列騰轉挪移的動(dòng)作完全由收割機獨自校準完成,雖然在凹凸不平的壟溝壟臺間“行走”,仍步履穩健,精準到位。

  陳國雙介紹說(shuō):“這兩臺都是無(wú)人駕駛收割機,分別是玉米籽粒直收機和玉米莖穗兼收機,跟春天的無(wú)人播種機一樣,收割機上的控制系統通過(guò)北斗導航系統設定一個(gè)路徑,農機就可以按照規劃好的路線(xiàn)行走作業(yè)。事前,我們會(huì )仔細丈量好株行距,特別是行距,調整好收割機的作業(yè)寬幅和作業(yè)面積,以及轉彎半徑,輸入到系統里,機器啟動(dòng)后就會(huì )按照導航系統自動(dòng)進(jìn)行操作?!?/p>

  “通過(guò)兩種收割機不同的處理方式,收獲的玉米有整穗的,也有顆粒的。同時(shí),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對秸稈的處理方式也各有不同。莖穗兼收機中的秸稈經(jīng)過(guò)打包集中處理,將會(huì )被做成秸稈黃儲發(fā)酵飼料;從籽粒直收機中被直接噴吐到地里的秸稈,將會(huì )通過(guò)秸稈覆蓋進(jìn)行保護性耕作,或者是深翻還田?!标悋p介紹說(shuō)。

  收割機報警系統響起,顯示玉米已經(jīng)收滿(mǎn)了!在玉米莖穗兼收機行走的過(guò)程中,玉米和秸稈同時(shí)都被收了進(jìn)去,并被分別留存在不同的空間里,隨著(zhù)收割機寬大的車(chē)斗升起,一穗穗金黃飽滿(mǎn)的玉米霎時(shí)傾落到收糧車(chē)里,瞬間堆成了一座小小的金山;另一邊,玉米籽粒直收機也開(kāi)始“卸貨”,收割機走過(guò)的地方,吐出滿(mǎn)地秸稈,上方長(cháng)長(cháng)的機械手臂伸展開(kāi)來(lái),一粒粒玉米如瀑布般噴涌而下,“大珠小珠”散落滿(mǎn)地金黃。

  如果說(shuō),無(wú)人耕種的準確精細性在提高農作物的產(chǎn)量上發(fā)揮了作用,那么無(wú)人收割的優(yōu)勢就體現在提高工作效率和節省成本上。

  “無(wú)人駕駛收割機理論上車(chē)速是每小時(shí)6000米,去掉停車(chē)倒糧的時(shí)間,每小時(shí)可收獲15-25畝,面積越大收獲效率就越高,10小時(shí)就能收150畝以上,而且可以24小時(shí)不間斷作業(yè),降低駕駛員的勞動(dòng)強度,提高工作效率。同時(shí),它操作簡(jiǎn)單、行駛路徑直、軌跡偏差小,和傳統收割方式相比,無(wú)人農場(chǎng)的收割速度提升了2-3倍,以1000畝地為例,大約可以節省傳統勞動(dòng)力20到30人左右,減輕了農民的人工壓力和經(jīng)濟負擔?!标悋p說(shuō)道。

  在中國科學(xué)院“黑土糧倉”科技會(huì )戰長(cháng)春示范區,陳國雙和團隊所承擔的不僅僅是用科技手段保護好用好黑土地的重任,更擔負著(zhù)現代農業(yè)的引領(lǐng)示范作用。

  “原來(lái)以為老百姓對我們的科技農業(yè)不感興趣,實(shí)際上當他們真正看到由無(wú)人駕駛系統操縱的播種機和收割機作業(yè)以后,都覺(jué)得很神奇,才知道原來(lái)農業(yè)還可以這樣做。尤其是看到通過(guò)科技的參與,農作物的產(chǎn)量提高了,經(jīng)濟效益提升了,對我們的技術(shù)也更信服了?!敝袊茖W(xué)院東北地理與農業(yè)生態(tài)研究所于銳說(shuō),這一刻,特別讓他欣慰,覺(jué)得自己的工作很有價(jià)值。

  播下春的希望,享受夏的蓬勃,收獲秋的喜悅。幾個(gè)月來(lái),陳國雙帶著(zhù)團隊在“無(wú)人農場(chǎng)”風(fēng)里來(lái)雨里去,摸爬滾打,終于迎來(lái)了豐收的時(shí)刻。

  “秋收結束,接下來(lái),是不是可以好好歇歇了?”面對記者的提問(wèn),陳國雙搖了搖頭,笑著(zhù)說(shuō):“不能歇,今年是我們耕種管收無(wú)人操作系統正式落地的第一年,雖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特別開(kāi)心,但后續還有好多事需要做呢?!?/p>

  “冬天‘無(wú)人農場(chǎng)’會(huì )做些什么呢?”“等你們冬天來(lái)的時(shí)候就知道了?!标悋p笑而不語(yǔ),與我們約定:冬天再見(jiàn)!

  作者:吉林日報記者 劉懷 李開(kāi)宇 王萌

編輯:劉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