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新聞

【學(xué)習時(shí)報】如何管控流域水體中出現的新污染物

文章來(lái)源:東北地理與農業(yè)生態(tài)研究所    |    發(fā)布時(shí)間:2023-10-18    |    【放大】 【縮小】  |  【打印】 【關(guān)閉

  近年來(lái),隨著(zhù)水體中諸多新污染物的頻繁檢出,一些化學(xué)品作為新污染物,通過(guò)各種途徑進(jìn)入自然水體,嚴重危害了居民健康與生態(tài)環(huán)境。流域水體中新污染物種類(lèi)龐雜、環(huán)境行為多樣、各種類(lèi)之間還存在復雜的復合效應,其污染種類(lèi)又“新”又“多”,且其環(huán)境遷移轉化途徑不清晰、健康風(fēng)險不明確、常規處理技術(shù)時(shí)效低、相關(guān)政策法規不完善等問(wèn)題,給我國流域水體的安全保障帶來(lái)了新挑戰。因此,對流域水體中出現的新污染物進(jìn)行切實(shí)有效的管控與治理,需要在“四個(gè)結合,一個(gè)協(xié)同”這幾個(gè)方面下功夫。

  污染物溯源與流域整體相結合。新污染物通常為點(diǎn)源污染,因此,溯源工作在流域新污染物管控中應擺在初始位置。只有摸清流域新污染物來(lái)源和種類(lèi)才能更有針對性地開(kāi)展源頭管控工作。然而僅僅采取源頭管控是不全面的,尤其是對于大流域綜合治理,對全部新污染物來(lái)源進(jìn)行管控是有悖于系統觀(guān)念的流域治理,同時(shí)也是難以實(shí)現的。因此,在厘清主要污染來(lái)源后,應依據流域不同功能區劃分、統籌上下游,從全流域角度系統性對流域進(jìn)行管理監測,以確保流域內重點(diǎn)斷面新污染物在生態(tài)閾值范圍內,從而保障不同功能區用水安全。

  時(shí)間與空間相結合。流域一般地域廣闊、土地利用類(lèi)型繁雜、功能區多樣,造就了新污染物空間分布的差異性,為此也導致新污染物污染存在空間顯著(zhù)差異。例如,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在下游的累積要顯著(zhù)高于上游,典型污染源周邊的污染狀況也將強于流域其他區域??臻g差異不僅僅存在于橫向水平(上下游和不同功能區間),還存在縱向差異,在水體不同介質(zhì)之間的新污染物賦存狀況也存在顯著(zhù)差異。對于新污染物跨介質(zhì)間污染研究,是當前研究難點(diǎn),也是厘清新污染物環(huán)境行為的關(guān)鍵因素之一。除此之外,季節對流域新污染物也有較強影響。一方面,季節變化影響人類(lèi)活動(dòng),人類(lèi)活動(dòng)的頻繁程度也影響了流域新污染物污染水平。另一方面,季節的氣候變遷(光照、溫度以及降水等因素),同樣對流域新污染物污染產(chǎn)生影響。尤其是我國東北地區季節變化顯著(zhù)、四季分明,人類(lèi)活動(dòng)和氣象水文等因素受季節影響顯著(zhù),一些典型污染源排放也將受到季節因素影響,冬季漫長(cháng)的冰封期更會(huì )促使新污染物環(huán)境行為產(chǎn)生特異性。目前,中國科學(xué)院東北地理與農業(yè)生態(tài)研究所近期研究成果也證明了這一結論。因此,在關(guān)注流域新污染物污染空間特征的同時(shí)還應結合時(shí)間層面進(jìn)行綜合考量。

  監測與預測相結合。建立新污染物監測制度也是《新污染物治理行動(dòng)方案》中的重要內容之一。對于流域水體新污染物監測是其治理的主要依據,也是其風(fēng)險防控的先覺(jué)要素。針對流域重點(diǎn)斷面,建立具有系統性和連續性的監測制度,構建流域新污染物數據庫,對于其綜合風(fēng)險管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然而,基于監測數據的風(fēng)險評估多是對當前污染狀況的評價(jià),在此基礎上所采取的管控措施必然存在滯后性和局限性,難以應對未來(lái)變化條件的污染狀況。因此,應基于新污染物監測數據庫,運用機器學(xué)習和機理模型等方法,對流域新污染物潛在風(fēng)險進(jìn)行預測分析。其重要性在于,模擬預測分析未來(lái)變化環(huán)境下流域新污染物潛在風(fēng)險,對不同情景模擬結果進(jìn)行分析,最終通過(guò)優(yōu)化算法確定不同情景模式下的最優(yōu)風(fēng)險管控措施,為流域水體新污染物精準管控提供科學(xué)的決策支撐。

  環(huán)境與健康風(fēng)險相結合。新污染物通常對水生生物具有毒性效應,其中相當一部分具有生物累積性和持久性。因此,當新污染物進(jìn)入流域水體后,將通過(guò)直接影響水生生物或通過(guò)食物鏈間接進(jìn)入到生物體內對其健康造成不良影響,從而影響水生生態(tài)系統的穩定性和服務(wù)功能。故而,評估其環(huán)境風(fēng)險是對于其污染管控的重要指示性因素之一。與此同時(shí),由于多數新污染物對人體同樣具有危害性,且往往較低劑量就會(huì )引起人體健康危害,甚至導致癌癥等疾病的發(fā)生。比如,新污染物將通過(guò)日常用水或通過(guò)食物鏈等方式對居民人體健康造成危害,并且一些新污染物雖然在環(huán)境中并未表現出較高毒性,但有可能通過(guò)間接作用對人體健康造成潛在風(fēng)險。又如,部分抗生素類(lèi)藥物在水環(huán)境中毒性較小,但其賦存在水體中將脅迫微生物產(chǎn)生抗性基因,經(jīng)過(guò)基因的水平轉移,促使一些致病菌具有耐藥性,從而對人體健康造成極大的風(fēng)險,威脅公共衛生安全。因此,在對新污染物風(fēng)險管控時(shí),應將其環(huán)境風(fēng)險與健康風(fēng)險相結合,系統地綜合性評估其潛在風(fēng)險和危害,從而更為全面保障流域水環(huán)境的安全和健康。

  實(shí)現環(huán)境保護和經(jīng)濟社會(huì )協(xié)同發(fā)展。從上述“四個(gè)結合”分析來(lái)看,以協(xié)調環(huán)境保護和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為導向,新污染物管控應突破單一局限性的管理方式,堅持系統觀(guān)念,統籌全流域兼顧環(huán)境保護和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分級、分時(shí)、分區域制定新污染物優(yōu)先管控清單,提出面向未來(lái)變化環(huán)境下的新污染物綜合風(fēng)險管控策略,以應對氣候變化和人類(lèi)活動(dòng)加劇的不利影響,切實(shí)踐行聯(lián)合國可持續發(fā)展目標6(SDG 6.清潔飲水和衛生設施),從而為實(shí)現全社會(huì )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生態(tài)文明建設提供助力。